网络大电影:新入局者机会渺茫 行业寡头格局愈发明显

2019-12-01 12:50:19

来源标题:匿名

传统电影和网络电影(以下简称网络电影)在火与冰中扮演着重要角色。一方面,电影受到“寒冬”的影响,从2019年1月1日到2019年8月31日共放映了347部电影,但65.13%的电影票房不到1000万。在票房不到1000万英镑的电影中,多达156部的票房不到100万英镑。另一方面,这个超过5岁的互联网巨头正在蓬勃发展。许多电影大获全胜。最高票房也从2014年的63.4万元增长到2018年的5078万元,增幅约为8000%。与此同时,经常打破票房1000万大关的互联网巨头数量也在迅速上升。

经历了野蛮的成长和汹涌的淘沙浪潮后,这个取粗取精、提高质量、减少数量的互联网巨头迎来了前所未有的辉煌转折:工业化进程正在加速,越来越多的传统电影人参与到互联网巨头的制作中,观众不再是小城镇的年轻人。然而,《国家商报》记者注意到,在互联网普及的背后,也隐藏着担忧:有效电影观众的“有限”数量限制了互联网票房的发展,限制了互联网内容的制作主题,使得现阶段无法制作高成本电影。此外,高成本的试错几乎使新进入者的机会变得渺茫,互联网行业的寡头模式越来越明显。

工业步入新的2.0时代

电影大片上映几年后,电影和电视行业经历了一场突如其来的变化。逃税和取消机票补贴等国内外问题已将电影业带入“寒冬”,2019年“寒流”对电影市场造成了严重破坏。

《国家商报》记者查阅灯塔专业版的统计数据,发现2019年1月1日至8月31日,共有347部电影上映,但只有56部电影票房超过1亿元,占总票房的16.14%。令人震惊的是,多达226部电影的票房收入不到1000万元,占65.13%。值得注意的是,这些电影中有近70%的票房不到1000万元,或者说有156部电影的票房不到100万元。这意味着在今年的前八个月,绝大多数电影都被降级为伴随放映,而“一天票房之旅”和其他情况更为常见。与电影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互联网大学正在蓬勃发展。

“互联网行业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2.0时代,每个人都有一个更明确的发展方向。”艾奇艺电影版权合作中心总经理宋佳在接受《国家商报》采访时表示,过去在网上运营的制作公司中,90%都是为了票房和收入,“现在大部分电影制作人已经平静下来,对这一部分的需求逐渐下降到60%和70%。相反,我希望创造自己的品牌和平台价值。因此,即使有在一些电影中赔钱的风险,他们仍然愿意打开机器,而且在今年之前这种情况很少发生。”

制片人对大规模在线内容质量的提高推动了大规模在线票房的爆炸式增长。据公众统计,截至2019年9月10日,已有27个净销售额,总票房为3.94亿元。其中,排名前三的电影是《巫峡灵柩山吹灯》、《三重威胁的跨国营救》和《水怪》,票房收入分别为3035万元、2023万元和2000万元。除了令人眼花缭乱的成就,今年突破1000万元的网络数量在2018年也接近34个,这很可能会赶上。“网上票房数千万美元类似于电影中的‘十亿美元’俱乐部。”互联网行业的“头号玩家”新电影制片厂总裁牟雪告诉记者。

2019年,新电影院不仅创造了第一部网上票房,而且总共11部网上电影的票房都超过了1000万,占了网上市场的40%。通过对上述高票房网络背后的生产和分销公司的分析,记者发现,新电影院、孟涛和梅颖等几个寡头已经基本形成,这符合影视产业的头面效应是主要因素的规律。“今年已经成为职业球员之间的比赛。这是内容升级、生产升级和突破的一年。”牟雪坦率地说。

然而,由于行业整体低迷等因素,互联网主要行业的数量近年来一直在“瘦身”。2016年,有2,643个新的在线网络,而2017年为1,892个。2018年,这一数字进一步下降,只有1526个新的在线网络,比2017年下降了24%。其中,爱奇艺是2018年唯一拥有1004个在线网站的公司。

“以前曾浑水摸鱼的公司将于2018年开始退出。因此,今年上半年,互联网用户的数量肯定会比去年同期少,但质量有了很大提高。因此,分配总量没有太大变化。”宋佳告诉记者。此外,业内许多人士告诉记者,互联网用户数量的减少恰好是行业的洗牌,从长远来看,对互联网用户的发展有积极影响。

工业化将通过互联网开放

互联网的强劲增长所展示的强大生命力和票房号召力正吸引着越来越多传统影视行业的人们。

“今年,我们看到了一个有趣的变化。一些电影公司、优秀的创作者和演员都开始关注互联网上的大片。”慕雪是这么说的。

《国家商业日报》记者发现,许多资深演员,如陈浩民和赵文卓,都加入了这个网络。其中,陈浩民先后出现在许多大型网络作品中,如《疯狂的龙与妖》、《与佛搏斗》、《天剑与神仙修炼传奇》。另一方面,赵文卓制作、监督并主演了在线电影《黄飞鸿的南北英雄》。这部电影不仅在中国引起了很大的关注,而且在戛纳电影节期间还将其海外版权出售给了美国等许多国家。所有这些都显示了传统电影制作人涉足互联网的趋势。

原因是慕雪认为电影电影的高门槛和互联网质量的提高是形成这一趋势的两个主要因素:“一方面,传统电影和电视的原创轨迹不太好,电影电影的门槛越来越高,风险也很高。此外,to b业务模式的预算大大减少,无论是电视台还是视频网站;另一方面,在线电影的质量近年来提高得非常快,传统的优秀制片人已经看到了互联网爆炸的潜力和增长空间。”

优秀影视人才的加入必将带动和推动互联网专业产业的发展,使互联网专业获得更多的资金支持,增加内容投入。牟雪向记者透露,“投资一个大型网络的成本以前可能是50万元,但现在许多大型网络已经超过了1000万元的水平。”今年,新电影制片厂投资了1500万元在武侠灵柩山,鬼吹灯。

在线内容的质量有所提高,受众也逐渐扩大。牟雪告诉记者,总体而言,互联网公司的主要客户是20至25岁的小城镇年轻人。“但今年,一些受过高等教育的白领,如投资者、首席财务官和设计师,主动与我交流,表示现在他们有时会看在线电影。”慕雪说。

另一方面,平台方面希望互联网用户能够打破壁垒。“我们不会专门分析互联网用户的特征,因为这将使我们的合作伙伴在内容创作方面有一定的局限性。”宋佳指出,“我们必须站在山顶,放眼整个市场,才能有更进一步的目标。如果你只往半山腰看,无论是预测票房还是制作内容,你的思维都是有限的。”

由于行业的发展,网络观众逐渐打破了圈子,中国电影的产业化也将由网络大学启动。

长期以来,电影产业化一直是困扰中国电影产业发展的一大难题。在制作国产电影时,我们主要依靠团队经验,还没有形成一个标准的、可量化的过程。预算过多的制作和管理混乱是电影和电视行业的顽疾。现在,互联网行业正在建立一个内容生产的工业系统。“电影不可能真正实现工业化,或者在金融领域没有人人都能遵循的规则,这使得工业化进程变得困难。现在互联网行业已经逐渐决定了这个市场的规则。”宋佳说。

"工业化的完成必须基于在线内容."牟雪也给出了肯定的回答。她认为传统的影视公司已经制作出具有突出历史成就的爆炸性作品。随着互联网的变化,很难说服他们改变自己的创作,因此传统电影人很难实现影视产业化。“所谓的影视产业化有标准和数据,需要分工合作,形成方法论和系统化。在这方面,在线团队都诞生于90年代的互联网时代。他们有更强的“在线意识”,知道用户喜欢什么,然后通过大数据分析制作内容。

新进入者的机会微乎其微。

尽管互联网大学在电影和电视的快车道上取得了快速进展,但隐藏的担忧正在逐渐显现。

《国家商报》记者在与业内许多人交谈后了解到,有效电影观众人数少是减缓互联网蓬勃发展的一个主要问题。以今年的大票房冠军《鬼吹灯的巫峡灵柩山》为例,截至2019年8月31日,观看这部电影的有效人数为771万人。根据aiqiyi目前宣布的1亿会员,即使票房第一,看电影的人数还没有达到平台总会员的10%。这意味着互联网的潜在用户仍然有很大的探索空间。

现阶段,互联网上有效观看电影的人数“有限”,也限制了分帐票房的扩张。“即使该平台拥有1亿用户,也不是所有成员用户都会观看互联网。如果用户是5000万男性和5000万女性,假设其中一半,即2500万人,将会观看互联网。然而,不可能每个人都观看超过6分钟(根据爱奇艺的说法,6分钟是一个有效的点击并计入网络)。假设一半的人(1250万人)可以达到6分钟,他们每个人可以贡献2.5元的票房。由此可见,目前网络电影的票房上限约为3000万元。如果票房超过3000万元,这部电影就不能是垂直的,只能针对面向男性的内容,女性用户需要喜欢看或覆盖更多的男性用户,才能突破发行上限。”牟雪给《国家商报》的记者举了一个例子。然而,拆分票房的上限直接限制了在线内容创作的多样性。从不赔钱的角度考虑,网络成本必须严格控制在票房上限之下。

宋佳预测,今年,单个网络专业的最高票房将达到4000万至5000万元。如何触及网络核心的垂直人群,激活更有效的用户,是生产者和平台的共同愿望。

值得注意的是,在马太效应出现的网络行业,新进入者越来越难以突破。“我不敢说根本没有机会,但现在新进入者很难成功。从制片人的角度来看,平均需要10部电影才能找到成为一名网络大玩家的感觉。”牟雪指出,现在机会渺茫的原因在于反复试验的高成本。“在早期,制作一个大型网络的成本是50万或100万元,所以制作10个网络需要花费500万到1000万元来学习和积累一些经验。但到今年,基本上没有价值低于500万元的项目。甚至许多高质量的互联网项目也要花费1000-1500万元。目前,门槛已经提高,10个大型网络的建设资金高达5000万至1亿元。”

牟雪进一步表示:“由于互联网的高成本,新进入者可能会失去两部作品并直接退出。”

(责任编辑:李嘉玲)

广西十一选五投注 幸运赛车投注 北京11选5投注 湖北十一选五投注